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傅青凝一时语塞,她能感受到自己胸腔里泛着一股酸涩的气息。陆昂北何时才会如此温柔地对待她?

    “那你还不快滚?”陆昂北的逐客令总是那么不留情面。

    傅青凝苦笑,她昏迷之前不是已经滚过一次了吗?再滚一次的话恐怕真的没命了吧!

    傅慧慧嘴角微微有些弧度,眼睛里的得意却是丝毫都不掩藏。不过她还是用自己软糯的声音假意劝慰道,“昂北,别这样!姐姐也不容易!”

    陆昂北转过头宠溺地看了一眼傅慧慧。同样的名字从不同的人嘴里叫出来,却是完全不一样的效果。

    傅青凝微微别开眼,她实在是不忍心再看下去了,她怎么能忍受那个一肚子坏水的“妹妹”抢走了自己的一个肾,还这样霸占着自己的丈夫?

    于是她鼓起勇气,挥挥自己手里的那张承诺书,重新转过头来,带着些许讨好说道,“你忘了这个吗?是你签的字呀!”

    陆昂北皱着眉头,定睛一看,发现是那张承诺书,他薄唇轻抿,无所谓地冷哼了一声,“是我签的字,那又怎样?这么快就带着它来要钱了?”

    还真是急不可耐呢!

    傅青凝赶紧摇摇头,立马解释,“不是这样的!”本来身体就接连受了重创,如今一急,气都开始有些喘了。

    她走近一些,伸出自己的一根手指头,指着“关系”那一栏,继而说道,“你填的是夫妻呀!说明你还是承认我是你的妻子的!”

    傅慧慧闻言,睁大了美目,里面立马氤氲了雾气,咬着嘴唇有些委屈又似乎在拼命隐忍一般地看着陆昂北。

    陆昂北没有立即理会傅青凝,而是轻轻抚摸了一下傅慧慧的脸颊,然后在她额头上轻柔地印下了一吻,这是他的承诺。

    傅青凝有些着急了,为什么陆昂北不理她?“只要你答应我之前的那个要求,我可以什么都不计较的,只要你回来!”

    难道她的意思表达地还不够清楚吗?

    陆昂北终于不耐烦了,竖着眉毛看向她,“傅青凝,我说你是不是智商有问题啊?我们已经离婚了,你再扯什么都是没用的!”

    傅青凝孤注一掷,还是揪着那张承诺书不放,“不,不是这样的!你看,我们还是夫妻,是你自己填的!”

    陆昂北觉得自己见了疯子,他放缓了语速,“还得浪费我的口舌和你解释!如果我不签字,怎么给慧慧输血?还不明白吗?我就是为了可以救慧慧而已!”

    闻言,傅慧慧立刻激动地抬起了头,满脸的吃惊和爱慕,而傅青凝,却是只有一脸落寞地站在一边,她的眼睛直直地盯着地面。

    半晌,她突然抬起头,不甘地说道,“昂北,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?我究竟做错了什么?你不觉得对我很残忍吗?”

    她一口气问出了盘踞在自己心中很久的疑问,到底为什么,每个人都只相信傅慧慧的一面之词!

    陆昂北将傅慧慧搂得更紧,好像要小心翼翼地一直护住一般,他的眉眼一如当初那样英挺帅气,可是却早已被人换了心。

    “连自己的妹妹都可以三翻四次加害的人,还有脸来问我?你忘了吗?你刚刚才害死了你的母亲!”

    陆昂北说话总是那么一针见血,直戳心房,这也正是傅青凝心里最过不去的!

    “不是这样的!”傅青凝有些憋不住了,开始嘶吼,只不过身体实在是弱不禁风,那嘶吼只是像小兽的呜咽。

    傅慧慧一直用自己的双眼观察着傅青凝,她的脸上始终笑的风轻云淡,这时,她又收敛了神色,双手勾住陆昂北的脖子,有气无力地说道,“昂北,不要总是戳姐姐的痛楚!”

    傅青凝听见这句话就和疯了一样,拼尽力气,张牙舞爪地扑过去,她要撕碎傅慧慧那张虚伪的脸!

    但是她还没有机会接近傅慧慧,就被陆昂北一下子推倒在了地上,虚弱地双手撑地,不停地大口大口喘气。

    傅慧慧被陆昂北护在怀里,娇弱无力,两行清泪挂在脸上,一脸惊恐地喊了一声“姐姐”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你姐姐!”傅青凝红了眼睛,一字一顿地说出了这句话。她从来都没有这样的妹妹。

    陆昂北脸上是勃然大怒以及带着一股嗜血的残忍,他冷声威胁,“有的后果不是你能承受得起的!”

    傅慧慧知道自己再一次胜利了,于是她咧开嘴,带着一股洋洋得意,十分开心地笑了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