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嗯?!”挣扎了一下还是没有坐起来的赵红阳出声道“好,好,好。”

    话语只有在特定的情况下才会有力量,但是行动的力量永远都在。赵林知道现在这种条件下,什么心理辅导对自己老爹都没用,他心里的那股求生的欲望已经没有了,说再多都没用,不如给他点更直接的动力。

    赵林辍学之后再也没进过校园,但是自学的那些东西应付这个时代的高考还是没问题的,至少英语数学这两个大科是不用担心的,抽时间把其他的看一下,应该就能考个不错的成绩出来。

    “爸,我去躺会儿,有点撑不住。”少年人对自尊这种事总是看的比天都大,却不知道在一个不能动弹的父亲面前示弱,也是一种孝顺。

    “去吧。”赵红阳精神头明显好了很多“你去睡会儿,四点就开始卸车哪还有精神学习。给我拿枝笔,我也得理理,好长时间不动,脑子都快生锈了。”

    重新活一回的赵林想通了很多想不通的东西,看到了很多被自己忽略的东西,心里虽然沉重却不自怨自艾。

    即来之则安之,再多苦难又怎么样,大包都扛了这点磨难算什么。

    本来躺在床上就应该睡着的赵林却没一丝睡意,昂仰的精神有了,称手的工具却没一件,想想自己的优势,好像很多又好像没有一点儿。

    技术技术不会,学习学习不行,资金资金没有,难,难,难。

    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,还没过一会儿,脸上就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爬。赵林一个激灵醒了过来,原来是弟弟折了一大堆槐树枝子在屋子里,大片的槐花透着一股子清香味。

    “哥,你醒了!快尝尝,可甜了!”赵海兴奋的捋了一大把槐花就往赵林嘴里送。

    这玩意儿确实挺甜,犹其是肚子里的苞米面被消化光的时候。

    从床上翻下来,赵林嘴里嚼着弟弟送过来的槐花,自己又亲自捋了一大把道“去拿个筐过来,一会儿给你做好吃的。”

    赵海听话的地拿了一个蔑筐过来,自动把好吃的这三个字忽略掉,槐花当零食是不错,当主食就有点遭罪了。

    五月槐花香,城边上的槐树林当年不知道救了多少条人命,也不知道被人折过多少次枝干,却从来都不抱怨。

    赵林一边愉快的和弟弟一起干活一边想自己怎么变得这么伤感,不愿意再想这个,转头问道“小妹去哪了,怎么没和你一起回来?”

    赵海一边往蔑筐里装槐花一边往嘴里塞,嘟嘟囔囔地说道“去找咱妈了,要是小妹不去喊饿,她还不知道会加班到几点。”

    哎,从来都不是自己一个人受苦啊!

    赵林知道自己的伤感从哪里来了,弟弟妹妹对自己从来都是尊重多过亲近,长子如父是不错,自己以前是不是做了还是有点过了呢?

    辍了学了,干了活了,受了累了,自然而然的就可以要求弟弟妹妹他俩了?就能苦口婆心的要求他们好好学习,别和自己一样天天一身臭汗没人要,娶不上媳妇嫁不出去?

    自己这点心眼早用到赚钱上多好,对他们两个懂事的孩子说三道四的时间用到赚钱上去多好,最不济多看看书也行啊,臭不要脸的跟两个小孩子显摆自己吃苦受罪干什么?

    压力大了不起么?男人不就是生来就为了破除压力的么?

    心结找到了,解开心结还是要靠行动才行,上辈子欠的这辈子还就好了,多好啊,还能有一次机会,多好啊。

    小孩子的力量还是不足,哥俩一边吃一边收拾很快就把这点儿东西收拾干净了,蔑筐里才装了一小半。这东西只能哄饱肚皮,一点也不顶饿,小半筐根本不够吃。

    “爸,你看着小海写作业,我再去弄点槐花回来,等会儿让我妈做槐花饭。”虽然小海写作业从来都不人看着,赵林有意让老爸多做点事,存在感这东西还是很重要的。

    赵海不知道哥哥今天怎么了,写个作业还要麻烦爸爸,生病的人不是应该多休息少被打扰么?

    自己都是重活一遍才想明白的事情,跟个小毛孩子解释根本就是说天书。

    赵林拍了还在犹豫的赵海一巴掌,把他赶到父亲床边写作业,自己另找了个大点蔑筐出门摘槐花。

    要说扛大包除了挣钱还有什么好处,看看赵林现在的身材就知道了,体脂率绝对不超过百分之十,要是肌肉再多点妥妥一个健美先生。

    可惜这身材一多半是给饿出来的。健美有个屁用,大肚楠的才是人生赢家。

    怀着对大肚楠的渴望,赵林杀气腾腾的冲到了槐树林。槐树林算是公产,所以大家都知道这玩意可以吃,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