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月冷凄清,云霜雾寒。

    呼啸的寒风刺骨的刮在脸上,火辣辣的痛楚,却是有别于冻痒的冰麻,不知为何,云毅头脑昏沉,无穷的睡意忍不住的想要闭眼。

    忽然眼前瞥见一道熟悉的身影,出奇的是,寂静的深夜,人竟也跟着沉默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娃儿,你醒了?”癫不闹面色铁青,原本时常摇晃的拨浪鼓也放了下来,大头娃娃面具的背后,云毅能感觉到与之不符的自责与愧疚。

    云毅体内真气流转,发现整个左臂血液不畅,气息紊乱,右臂几处大穴已隐约呈现黑色的败血,他有意抬臂查看,可整条胳膊好像也已坏死,丁点的感觉都没有。

    他心中明镜,自身已然到了药石罔效的地步,恐怕也撑不了几天了。

    暗暗的摇了摇头,云毅内心苦笑,说到底也是自己性子太过倔强,怨不得旁人。

    可他心中一丝悔恨也没有,毕竟人活一世,他早已受够了卑躬屈膝,看人脸色的生活,所以自己宁可在义庄与死人为伴,也不想在活人面前摇尾乞怜。

    即使再给他一次重来的机会,他依旧不会撤走极反双生玉,让那些人搜查自己的‘家’。

    他见癫不闹沉吟不语,调笑道:“老头儿,莫不是你输了赌约,所以才愁眉苦脸的?”

    癫不闹显得心事重重,闻言跳脚道:“你当小老儿是乐纤纤那婆娘吗?我打赌是为了好玩,才不在乎输赢呢!”

    云毅知道乐纤纤乃是天陆九怪之一,绰号‘南千’,虽是名女子,却嗜赌成性,纵横千场鲜有败绩。

    云毅呵呵一笑,正欲再调侃他几句,脑海中突然传来一阵剥心剧痛,似是有人拿着剪刀,将自己的神经一根根绞断,痛的直打哆嗦。

    癫不闹见状,左掌忙抵住云毅背心,百多年苦修的真气毫不吝啬的涌入云毅的奇经八脉之中。

    云毅痛楚稍减,却听癫不闹黯然道:“你中了恨苍生的勾魂令,那时幸亏徐公子半路出手,才能力保你三魂不失。”

    “可你未失魂,却丢魄。三魂七魄,眼下就剩了三魂五魄,癫某也无能为力了!”

    相传世间万灵分魂化魄。魂,神之所藏,未生而先有,未死而先去,轮回不息,历劫不坏,是故无论正魔,修仙皆是以真元凝元神,而元神就在魂中!

    魄,借血气之灵,受尽气而终,生后七七四十九天始全,死后七七四十九天始灭!是以七魄乃是稳住肉身而用。

    云毅在义庄多年,自是隐约明白这些道理。

    他如今两魄已散,除非时光倒流再次凝魄,否则七魄不全,难以稳固肉身,届时只需三五日,肉身紊乱之下,七魄纷纷散体,离死也就不远了。

    云毅父母在西凉战乱中早亡,又无姊妹兄弟,倒也孑然一身,无所牵挂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他爬起身,见倚月寒云,星桥银树,山川空灵毓秀,淡淡一笑道:“老天待我不薄,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